其实是很爱笑的没心没肺女孩子

这个小镇,冬天一到,四面八方的风呼呼的吹,人在路上摇摇晃晃不知道哪里是自己的方向。因着狂风而肆意妄为的沙尘,常常在路上截住姑娘,像借万圣节胡闹的小孩子。我本不算姑娘,无奈本质上的东西无法更改,可是我也没有糖,不能挥挥手就将它们退散,更不会疯狂到与它们一起跳舞。

于是最终,倒在了风沙俱起的黄土路上,听见耳畔飘渺虚无的,世界的声音。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到我,空有醉酒的模样,心底却仍然盘旋着扰人的琐事。不得清明。

哪有清明,我也只是装作一幅大度无忧的样子罢了。






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。今天需要好姑娘和让人上瘾的歌。这两样我都没有,只有堆积成山的作业,与之成正比的烦恼,和一个人的冷被窝。


但还是晚安。愿你们都好梦。

评论(1)

© heemoral | Powered by LOFTER